English Version
今天
尾号限行停驶

我们的初632班

        陈力清
        看着一张张同学们的老照片,五十年前刚走进附中校门时的情景渐渐浮现出来。

        在我的记忆里除了幸福的童年,就是在清华附中度过的前三年最让我留恋了。
自从1967年底离开学校去北大荒,我再也没有踏进过校门。虽然在东北时我曾被连里推荐上大学,通过考试也被湖南长沙工学院录取了,但由于当时父亲尚未平反,我的政审不合格,从而失去了上大学的机会。我无数次地梦到自己坐在教室里答题,却总是因为解答不出来而急醒。那些学生时代的美好时光只能留在记忆中,留在梦里了……
当年我走进清华附中,就像走进了一个大家庭,初632班就是我的新家。集体生活既新鲜又充满挑战,从小有些娇生惯养的我,每天都处在兴奋与胆怯中。
       
        在这个大家庭里,我最崇拜的老师就是班主任姜老师,她集“严父”和“慈母”于一身,对学生既要求严格又关怀备至。上姜老师的课是一种享受,她流利的语言和漂亮的板书融为一体,话音刚落板书即停,思路清晰敏捷。因为姜老师,我喜欢上了数学课!


        我最佩服的同学是刘泉成,她虽然和我们同岁,说话做事却那么沉稳,那么自信。而且她还多才多艺,在同学中很有威信。

        我最要好的同学是马晓薇,我俩身高差不多,排队总在一起。我喜欢她活泼开朗的性格,很长时间我们都形影不离。她比我胆大,我很依赖她。

        学校为了把我们培养成德、智、体全面发展的有用人才,组织了丰富多彩的课外活动。有体育运动会、文艺表演、各种培训班、定期的集中劳动,还有各种形势报告会等等。

        我们初632班的班风很好,同学们很团结,积极上进,集体观念很强。印象中班里的男生也都很文静,就是淘气也是蔫儿淘,从不出圈儿。无论是学校组织的运动会、文艺表演、下乡劳动,还是班里自己组织的郊游、养兔养蚕、食堂大值日等等,大家都积极参加,努力为班集体争光。

        当年有名的音乐舞蹈史诗小东方红的演出,我们班有好几个同学参加了。朱丽英和卑晓春参加舞蹈表演,她们在舞台上跳出各种队形,最后组成了一朵大葵花。汪同芬和丁祥妹分别扮演非洲和欧洲女孩儿,她们和其他扮演各民族的同学手拉手,代表全世界小朋友欢聚一堂。

        我没有参加小东方红的演出,但参加了一个小合唱,唱的就是王玉田老师创编的那首眼镜眼镜找朋友

        我们班自己也排演过很有水平的文艺节目:歌剧刘三姐。刘泉成是导演兼主角,她扮演刘三姐。很多同学都参加了演出,本来我也要参加的,但因为我练歌太兴奋,又加上感冒,嗓子哑了,只好当观众。

        集中劳动多次,印象最深的,是一次下乡住在农民家,炕上的跳蚤真多,好几个女生腿都被咬得红肿溃烂了。在农村每顿饭吃的都是半个窝头加白薯,菜只有萝卜叶子切碎拌点盐。条件那么艰苦同学们都不在乎,因为在那个物质极其匮乏的年代,我们什么都缺,就是不缺精神!劳动的收获是锻炼了自己,也增长了知识,分清了麦苗和韮菜、稻子和稗子……

        体育方面学校一直非常重视,每个年级有自己的达标标准。同学们都积极锻炼,争取早日达标。我自己跑跳都比较差,唯一的强项是做俯卧撑。有的同学俯卧撑做三、五个都很吃力,我和马晓薇这样瘦小的同学,一口气做十五、六个也不费劲儿,而且姿势非常标准!

        历年的校运会是一件大事,每个同学都会报名参加。还记得初二举办的那次校运会,全班同学特别齐心,无论是参加比赛的同学,还是负责后勤和啦啦队的同学,都全力以赴。最终我们初632班取得了男丙第一名和女丙第二名,团体总分是年级冠军!老师和同学们都非常高兴!

        除了文艺、体育和劳动,我们还参加各种课外活动班。我和马晓薇都参加过“60集训和报务队集训,我也参加过合唱团和数学小组活动。

        印象特别深的是,学校还组织我们进行汽步枪实弹射击,因为我当时打了五发四中的成绩,心里有些得意,所以记得很清楚。这些军事活动别的学校的学生恐怕难有机会吧?

        当然,思想品德教育学校是放在首位的。学习雷锋,学习焦裕禄,学习王杰……。形势报告会,先进人物报告会,党课团课等等经常不断举行。积极要求进步,争取加入团组织,是当年我们努力的方向。

196412月我们班第一个入团的金公理同学开始,随着到了摘下红领巾的年龄,不少同学陆续踏进团组织的大门。
19654月,刘泉成和付锷同学入团了。
19656月,我们班有五位同学入团,好象是庞和平、崇建培、郭淳学、温琳等同学(请原谅没记清)。从此我们班成立了自己的团支部,刘泉成担任团支部书记。
196510月苏一纯同学入团,她是本班团支部自己发展的第一个团员。
196511月唐秋贵同学入团。
196512月王江汉和王桂英同学入团。……

        看着同学们一个个入了团,我心里很着急!为了能像他们那样早日加入团组织,我努力在各方面严格要求自己,努力克服自己的坏毛病:胆小、任性、爱发小脾气,爱吃零食……

        特别感谢同学们那时对我的包容和迁就,尽管我有时任性得无理,大家还是对我很好,很诚恳地提醒我,帮助我,让我渐渐进步了。
     
        1966
4月由苏一纯同学介绍,我终于入团了!和我同一天入团的还有严皑等同学。我们好象是初632班团支部发展的最后一批团员,因为很快那场政治运动就开始了。
……
   
        如果没有文化大革命,我们的命运就会完全不同。也许我们初
632班会有不少高中的同窗,甚至会有大学的同窗好友!

        但这个世界不存在如果,我们同窗的记忆也只好就停留在那个特殊的年代吧。
 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2013年8月

时间:2014-09-26 16:56
来源:未知
作者: 陈力清
点击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