English Version
今天
尾号限行停驶

回忆陈小悦

初632班   苏一纯
     
       在我们初中生的脑海里,高中生的形象都是那么高大。小悦则更是为之首。他是上世纪60年代我们在清华附中读书时,学校给我们树立的德智体全面发展的标兵。
 
       记得我曾有一张以附中操场为背景的几名同学的合照,我梳着两把刷子,站在小悦身边,很自豪的样子。我是初中中长跑队的,而小悦是跳高队的,不知怎么会凑到一起照了这张相。
 
       还记得我们在操场锻炼之余,常常坐在沙坑边看他练跳高,大家一阵阵喝彩,直到乔老师把我们拉走。在校运会上我们参加完自己的项目,就去跟拉拉队一起卖力地为他加油。他总是不负众望地拿到跳高冠军,并连续几次代表学校在北京市中学运动会上夺冠,为附中争光。
 
       得知小悦的离去,我找了好久,都未能找到这张照片,却发现一张在北京国家会计学院大门前与他的合照。记得那是应我的一位崇拜他的外地朋友的要求,特地去见他并要求出去与他照相,我也顺了一张,谁想这张照片如今对我更加弥足珍贵。
 
       我在“文革”中去了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,在那里的黑土地上战斗了6年,度过了最宝贵的青春年华。却在很久以后才听说小悦也曾去了,并且和我们同在853农场的雁窝岛!可惜他没有我们幸运,经过坚韧的努力,仍未能留在北大荒而转战去了陕北。
 
       同学聚会时我们听说小悦上了清华大学,并且是汽车制造专业博士,我们深受鼓舞,觉得这才是他 —— 也是我们的偶像——应有的发展方向。
 
       再次遇到小悦是在1997年年初,我在永道会计师事务所工作时。当时所里要求合伙人多参加一些社会活动,我便选择参加去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进行校园招聘。听说小悦是该院的副院长,我很吃惊,怎么汽车制造博士进入了经济管理学院,甚至是会计专业?转而也为他加入了我们的专业圈子而由衷地高兴。想当初我上大学考会计专业是因为觉得该专业相对容易考上,而小悦却特地从工科转到我们的财经专业。如此大幅度的跨越令人惊奇。
 
       2003年小悦出任国家会计管理学院院长,是朱镕基的“钦点”。此后,我几乎每次去开会、培训都会去他的办公室看看。看得出他事务多、工作忙,那张特大的办公桌上总是铺满了书籍,不断地有人进来向他请示各种事情,还有他带的研究生来与他讨论学术问题。
 
       他每次会请我坐在沙发上问我一些审计、评估的情况,特别关注我们怎样为员工进行培训。然后从书柜里拿出他新出的书籍或是资料送给我,讲解他出书的思路。有一次学院举办的宴会上,他以院长又是主人的身份,走过来向我们这些学员一一祝酒,并把我作为他的同学来介绍给他的朋友,一点架子也没有。有时候有事去找他,他都是自费带我去自助餐厅。经过几次培训的经历,我深深体会到当时的国家会计学院吸收了国外先进的管理理念,管理井然有序,教材中也处处体现了对学员的尊重。小悦最高兴带我去看学院的游泳池,那也是他经常去锻炼身体的地方。我还听财政部的人说,他常参加篮球比赛,赛场上就像个小伙儿。
 
       最让我惊奇的是,当我从审计工作转到资产评估这一新的行业时,他又来到我们的大会讲台,给我们讲起了当时资产评估刚从国际上引进的收益法的原理。原来他通过学习又进入了这个领域而且还很有建树,后来他成为了中国资产评估协会的副会长。我惊奇一生中有那么多与他在工作、学习中进行专业探讨的机遇,每次请他“出山”参加我们的一些聚会活动,他都一口答应,虽然有时由于他的时间安排紧,要等很久。经济圈的活动中使我有幸近距离体会他的风采、他的渊博、他的好学、他的平易。
 
       最后一次与他交流,是在我知道了他从会计学院退休后生病,我给他发了短信,没想到他立即回复,告诉我他在云南的学校里,与学生们一起务农、养鸡,非常愉快。他的口气是那样平和,像平常聊天一样娓娓道来,好像什么事情在他身上都没有发生过。我于是也感到安慰,坚信他仍会像他历次遭遇挫折时都能挺过来一样,他会在他的生命中创造新的奇迹!
 
       可是,校友们却传来不幸的消息:小悦走了。这真令我难以接受,既震惊又悲痛。小悦的一生,生命之花开得异常顽强而又绚丽多彩,像每年在清华大学的水岸边、山坡上盛开的二月兰,折射着生命力的光芒。
 
       小悦,我心中永远的榜样!
 

时间:2014-09-26 16:50
来源:未知
作者:苏一纯
点击: